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2017/02/12芒果日報--政經新聞--多年鑽營像放屁,范可欽負債近億

170212芒果日報--政經新聞--多年鑽營像放屁,范可欽負債近億

被黃色小鴨拖垮!范可欽負債9000萬 板橋豪宅3月拍賣

【芒果日報/惡有惡報新聞中心】最近,當年在那邊公開修理、抹黑、誣賴陳水扁總統的人,紛紛遭到惡報。摔下樓身亡者有之、上吊自殺者有之、貪財募款遭公幹麵包店收掉者有之...。現在又來一個,就是所謂「廣告才子」范可欽欠債近億,他的房子遭到了法拍。

說真的,范可欽一開始拍阿扁第一支競選總統廣告時,這個廣告片感動了許多人,也是阿扁後來當選的關鍵因素之一,因為這支廣告喚起來台灣人的向心力、鄉土情,本報相信,當時原創的動力,就是愛鄉土、貼近草根來出發,有這樣正面的動機,就會有感動人心的作品,但是後來范可欽與藍營人士掛勾,後來還加入紅衫軍,尋求自己的舞台,創作以抹黑為目的,就再也沒有撼動人心的作品了。

范可欽在倒扁期間,竟然用蠟燭排成個「屁」字排在總統府前面,這是他轉為藍營之後,讓人想到的唯一力作,他的廣告原創動機就越來越負面,就再也沒有甚麼令人感動的驚世之作。

身為文創工作者,如果你原創的東西不符合人們的普世價值,或是充斥著抹黑、汙衊的負面情緒,或是滿腦子只想到撈錢,結果在黃色小鴨基隆展覽時,因為侵權問題而惹惱霍夫曼,導致嚴重虧損。所謂「人一藍,腦就殘」,當一個文創工作者失去了原創的初心,沾染權貴的醬缸,心術都不正了,他還能夠拍出什麼好作品?  

20170212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廣告才子」范可欽在2013年擔任基隆黃色小鴨策展人,卻因為商標爭議惹怒原作者,加上小鴨意外爆裂事件,導致他慘賠千萬。因為負債越滾越大,事業又碰到瓶頸,他繳不出房貸,位在板橋的豪宅「東方明珠」將在31日被拍賣,總坪數134.6坪,每坪底價約75萬元。

范可欽策展黃色小鴨出包,加上投資節能產品失利,經營其它事業也不順遂,從一開始賠了2000萬元,到後來損失越來越多,於是拿豪宅去貸款,向銀行及地下錢莊借款約9000萬。雖然房子一度流入法拍市場,但他協商部分還款,使得拍賣暫緩執行,然而如今再次被拍,31日將進行第1次拍賣。

據《自由時報》報導,范可欽透過好友葛樹人回應,這2年經濟不景氣,事業遇到瓶頸,個人財務問題難以解決,也繳不出房貸,跟銀行協商破局,才使得豪宅遭到法拍。該豪宅坪數約134.6坪,包括2停車位,每坪底價約75萬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國民黨選舉,御用廣告大師范可欽
代表作很多啊,倒扁,黃色小鴨,像勝文的廣告就他拍啊
靠阿扁紅後,到打阿扁的好像沒幾個有好下場...
---------------
被黃色小鴨拖垮!范可欽負債9000萬 板橋豪宅3月拍賣
http://star.ettoday.net/news/865094
&
再怎麼落魄,
泛綠也不會說他站起來跳Disco
反觀藍營說吳淑珍半夜去跳disco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10218101.php
&
關鍵字:范可欽或侵權、地下錢莊,廣告就抄襲和靠國民黨而已,怪不了別人,搜尋范可欽與侵權兩個關鍵字後,發現一堆相關文章,似乎是在侵權與否的法律邊緣遊走...霍夫曼的黃色小鴨當然有著作權!陳宜誠律師/北美智權 教育訓練處 處長/首席研究員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Industry_Economy/publish-173.htm
&
廣告人范可欽為國民黨連續製作四支政黨廣告密度相當驚人,據了解,除一手包攬所有廣告外,范可欽日前更向國民黨開價七、八千萬,建議購買中天資訊台周一到周五九時的帶狀時段,由他外包製作現場直播的新聞性節目來幫國民黨宣傳。

不當凱子 國民黨買頻道宣傳 喊停
http://www.kmtunion.org.tw/news_detail.php?REFDOCID=0o9kmndz32f6j8rb&Search=&Order=date&PageNO=42




摘自公民記者彭淑禎臉書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2017/02/10芒果日報--惡報新聞--擾扁三流麵包師,貪念募款遭踢爆

170210芒果日報--惡報新聞--擾扁三流麵包師,貪念募款遭踢爆

「對不起!」拍扁麵包師認私下募款、道歉辭職


【芒果日報/政經新聞中心】擾扁的三流麵包師黃士福,因為試圖拍攝前總統陳水扁外出散步而爆得大名,他認為陳水扁總統的病是裝出來的,對於特偵組的司法迫害視而不見,言行當中將自己所有的失敗,怪罪在民進黨身上。會做這樣事情的人,通常是泛藍的極端支持者,如果一名心智正常的人,應該不會在做生意之時,去做這種事情才對。其實,事情一開始,本報就認為這個三流麵包師,應該是對社會充滿了不滿與怨恨,自己做事情充滿了爭議,卻不肯檢討自己所犯的錯誤。

「個性決定命運」其實是黃士福整個事件發展的最佳註解,如果他的手藝非常好,他可以製作出美味的麵包,相信不會因此窮苦潦倒,但是,在這之前,網友就常爆料他有週轉不靈的情形,如果是一個傑出手藝的麵包師,早就生意嚇嚇叫了,怎麼會弄到這樣呢?

當然囉,這人不好好做麵包,反而在那邊做讓社會撕裂與對立的事情,一時之間,藍綠開戰,藍的搞網路聲援,台派的加以抵制,藍營的人見獵心喜,認為可以借題發揮,於是,一時之間,聲援的,下訂單的絡繹不絕,黃士福好像成了抗議暴政的英雄,被泛藍支持者拱起來。

眼尖的網友發現,黃士福在賣麵包時,一手拿錢,同時拿麵包給客人,遭詬病衛生條件不佳,從這個現象看來,他生意突然好到爆,本報認為這不是個長期現象,而是具有短期的話題作用而已,他的個性不改,他的生意也不會有起色。

果不其然,就在今天,他出事了!向網友借錢的事終於被爆了出來,網友可以提供聲援,但是不能夠當作提款機,網路輿論的力量如流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所以,最後麵包店收了,也是咎由自取。




2017-02-10  17:3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因為拍攝前總統陳水扁爆紅的麵包師傅黃士福,日前遭爆料私下向不認識的網友要求金援。黃士福今天坦承私自募款是出自個人貪念的錯誤行為,已向工作的烘培坊辭職,並向大眾說「對不起、我錯了」。

上週有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貼出與黃士福的對話,黃加對方好友後自稱資金所剩無幾、希望對方資助5萬元,並貼出自己的郵局帳戶,唐突要求讓網友傻眼回應「我長得像ATM?」。


黃士福今天在臉書坦承,私自募款是他個人錯誤行為、個人的貪念,他姊姊也不知道他的募款行為,「我對不起我姊、母親、支持和愛護、鼓勵說抱歉」,希望大家能給他重新開始的機會,「深深對大眾說對不起!我錯了!烘培坊我已經離開辭職!」黃士福拍扁爆紅後,去年底在高雄前鎮開設「新南珦手感烘焙坊」。


黃士福也說,這是他最後一次上臉書留言。目前臉書已看不到這則PO文,疑似已刪文。




拍扁麵包師認了!為貪念私募款 麵包店結束營業

 



高雄麵包師傅黃士福因拍扁惹爭議,日前還因為私訊網友求金援惹議,今天他在臉書承認「私自募款是錯誤行為」,並表示已經向新店「新南珦( 音向)手感烘培坊」辭職。

黃士福在臉書寫下「今天是我最後一次fB上留言!之前私自募款的事確實是我個人錯誤行為,我個人的貪念!」並指乾姊不知他的募款行為,「我對不起我姐、母親、支持和愛護、鼓勵說抱歉!希望大家能讓我重新開始的機會!深深對大眾說對不起!我錯了!烘焙坊我已經離開辭職!」有網友留言挽留,黃士福也回覆「結束營業了!很抱歉!」還強調「真的」,看來已下定決心。

日前有網友PO1Messenger對話截圖,黃士福秀出郵局存摺照,向一名網友請求金援,希望對方資助5萬元,該名網友大感意外,還自嘲:「是我長得像ATM?」黃士福當時坦承之前曾傳過類似訊息,但不願多說明細節,還說:「我也不會很在意這些事我也認了。」

其實本月7日曾有網友留言給黃士福,表示黃士福遭冒名求金援,當時他還煞有其事地截圖發文「很多無端的事!我對臺灣已經失望了!我如何走下一步?」沒想到今天承認錯誤,的確曾發出金援請求。(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2017/02/09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進校園濫發撲滿,要學童捐助慈濟

170209芒果日報--慈濟爭議--進校園濫發撲滿,要學童捐助慈濟

【慈濟滾出校園,不要污染學生】文:白木其

【芒果日報/慈濟爭議新聞中心】其實,慈濟侵入校園發撲滿要學生捐助的事,時有所聞,尤其是慈濟所辦的學校。而且,慈濟發給小孩的撲滿,並不是免費贈送的,從以下文章看來,還是要認購的,也就是說,賣撲滿的慈濟,可以賺一筆,而學童交回撲滿,又可以賺一筆,再加上慈濟的財務方面以及善款流向都沒有向大眾說明,甚至遭爆在日本311地震還拿來買自己出版的書和隨身碟,還付給魏應充「代墊款」,一個動作可以兩手賺錢,慈濟真是好棒棒!

慈濟這個動作,網友認為建職是國民黨紅十字郵票、防癆郵票的翻版,等於是復刻了黨國時期的斂財手段。如果慈濟完全財務透明,能夠像國外那些神父無悔付出,那就算了,但是精舍一間間的蓋、醫院的醫療糾紛一件件的鬧,連自家出的書還要用善款購買來賺一筆,這究竟是慈善機構還是斂財集團,慈濟,我真是搞不懂你呀!  


慈濟!你可以再賤一點!大人的錢已經騙那麼多了,連小孩都不放過!最近,我發現慈濟之所以能夠成為地王,就是因為他們推出了許多募款的新花招,有些還真不是普通人想的出、做的到的,甚至還把腦筋動到純真的小孩子身上。

每個學校每個班上都有所謂的「晨光媽媽」,在每週固定的早自習時間陪伴孩子,讓導師們去開會,通常班上會由數位志願媽媽來輪值,因為我在校內的教育背景,老師也請我輪值一天,我們幾位媽媽便有機會熟識。其中,有一位「慈濟媽媽」非常積極,原本要求每個月多輪值一倍時間,但老師沒有答應,沒多久我接到這位慈濟媽媽的電話,抱怨老師沒有智慧,心胸又不夠寬大,原來老師不讓她進行有關宗教理念的任何活動,只准她做品德教育的推廣。其實要把品德教育帶好,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這樣本也安靜無事過了快一學期,學期末前二天,老師和慈濟媽媽都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我,老師說這位慈濟媽媽發給每個孩子一個撲滿,要孩子們回家以後,在寒假期間把撲滿存滿,等開學以後再帶到學校交給她。因為「儲蓄」是最大的美德,把錢捐給慈濟就是在做功德,因此只要把自己的撲滿存滿交回給她的,就可以做菩薩的好寶寶。有家長打電話問老師是否有募款一事,老師才知道,那位慈濟媽媽事前完全沒有請示或告知老師,以致讓老師覺得自己的名譽受損、信任被踐踏,所以下令把所有的撲滿都收回來還給那位慈濟媽媽,有些孩子已經把錢存滿了,準備要做菩薩的好寶寶了,老師要求那位慈濟媽媽把錢全部退還給學生。

這位慈濟媽媽在生氣什麼呢?她有著慈濟人慣有的特色,只要別人不能理解她,就是別人的問題。
第一、她覺得老師沒有大愛。
第二、老師怎麼可以不讓她發撲滿?家長大不了可以不要捐呀。
第三、那些撲滿是她自己掏腰包向慈濟認購的,她要和孩子結善緣。
第四、募來的錢是要捐給慈濟做善事的,不是她獨吞的。
第五、(聽起來更是金光閃閃):從小養成孩子儲蓄和勤儉的美德,捐給慈濟又可以累積功德和福報,老師、家長和學生都應該感謝她。

我實在不想浪費唇舌,只有簡單地勸她應該要尊重老師一下就掛電話了。

是的,「尊重」是慈濟人一直看不見的一種界限,她不僅沒有尊重老師,更沒有尊重孩子,孩子有權選擇自己想捐或不想捐、想要捐給誰,而「菩薩的好寶寶」卻是很恐怖的一個標籤,特別是從一個和老師一樣站在講台上的長輩嘴裏說出來,等同是一種評分的標準,誰不想做好寶寶?誰不想被菩薩讚賞?但是菩薩遠在天邊,撲滿卻近在眼前,孩子於是理解成「存撲滿給慈濟媽媽=好寶寶」,天真單純的赤子就在追求認同的過程中被慈濟誤導了,老師又不能去告訴全班同學說,某某人的家長說的話有問題、不要聽,那某某同學就不用交朋友了。只能說現在連宗教募款都往小學校園做置入性行銷,真是無孔不入、防不勝防啊!

其實捐款隨緣就好,原本應該是一種非常單純的助人行為,卻讓慈濟把捐款包裝的美麗化和複雜化,她們真的是在騙小孩子而已。

小台簡評:【宗教及募款團體滾出校園 不要污染學生的純潔心靈】

宗教團體進入校園傳教就是違反宗教自由,就是違憲的行為,可是這麼多年來,政府卻一直允許慈濟、佛光山....等富可敵國的宗教團體公然在校園內遂行宗教洗腦教育,甚至縱容紅十字會到學校強銷紅十郵票,縱容募款團體到校園內進行募款,這是不是表示政府非常失能、失職呢?當大家正在注意慈濟爆發挪用善款去炒股票、炒地皮、蓋靜思堂、做生意、募集免費志工當做奴僕....等醜聞時,也請大家能夠一起關心另類的「慈濟校園募款暴力」!

慈濟或募款公司們總是利用「捐錢等於好人」來誘拐學生,誤導小朋友在追求認同的過程中,讓他們以為只要捐款就是好人,那麼那些家裡沒有錢的小朋友心理不是會很不平衡嗎?這是什麼樣子的爛教育啦!小朋友自己有錢捐嗎?慈濟還不是利用小朋友在綁架家長捐款而已,慈濟人竟然利用捐錢等同發起善心來帶壞台灣的小朋友,污染小朋友純潔的心靈,大家應該加把勁,趕快把慈濟和那些宗教團體、募款團體通通趕出校園!



慈濟對大人騙不夠, 魔爪還直接伸向國小孩童...根本是在利用無知與愛心來詐騙啊!


昨天看到這篇文,就一直很想要講一點自己的心得了,
其實如果大家有看到這篇文章跟下面的網友留言,
會發現慈濟現在台灣騙不夠,還跑到外國去騙...
(
像是有些圖片網友說都是慈濟在印尼開的學校)

美其名把大家的愛心捐款都拿出來奉獻回饋社會,蓋學校啊或是賑災之類的,
但實際上哪有這麼簡單!
蓋了學校又如何,在學校繼續用這些卑劣的手法讓不懂事的學生乖乖地把父母的辛酸錢交出來...
還用了非常美麗的話語來包裝自己的夭壽行為:
「儲蓄是最大的美德,捐錢給慈濟能做功德積陰德」

......
這完全就讓我想起以前小時候,被半強迫地買紅十字會的郵票一樣...
我根本就沒有集郵習慣,也沒有要用郵票郵寄東西,
上面的圖案也是醜不啦嘰,
唯一吸引我買的點就是
1.
同學都有買,我不跟著買好像異類
2.
說是幫忙做愛心,我不跟著買好像沒血沒淚

幹!現在想想,誰知道那些錢到底都進到誰的口袋去了,
有真的拿去幫助更需要的人嗎?

看到文章裡面躲藏在校園中的「"慈濟"晨光媽媽」的行為,
真的覺得很不舒服!

沒有經過老師同意,冒用老師名義要學生們把錢交出來「做善事」(偷偷洗腦),

事後被老師發現,老師要求慈濟媽媽把錢全都吐還給學生後,
慈濟媽媽開始憤怒跳腳覺得:

第一、她覺得老師沒有大愛。
第二、老師怎麼可以不讓她發撲滿?家長大不了可以不要捐呀。
第三、那些撲滿是她自己掏腰包向慈濟認購的,她要和孩子結善緣。
第四、募來的錢是要捐給慈濟做善事的,不是她獨吞的。
第五、(聽起來更是金光閃閃):從小養成孩子儲蓄和勤儉的美德,捐給慈濟又可以累積功德和福報,老師、家長和學生都應該感謝她。

這五點每一點都自以為是到了極點!
完全不把「尊重」兩個字放在眼裡,
難道不想現在就馬上跟佛祖菩薩結善緣就會下地獄嗎?
這些慈濟媽媽利用小孩子仍舊無知的心態,趁機楷油,
被逮到就惱羞成怒的嘴臉根本說明了一切啊...

如同文章作者所說的:
「『尊重』是慈濟人一直看不見的一種界限,她不僅沒有尊重老師,更沒有尊重孩子,孩子有權選擇自己想捐或不想捐、想要捐給誰,而「菩薩的好寶寶」卻是很恐怖的一個標籤,特別是從一個和老師一樣站在講台上的長輩嘴裏說出來,等同是一種評分的標準,誰不想做好寶寶?誰不想被菩薩讚賞?...

只能說,這些宗教團體成員在小學裡所做的「置入性行銷」,
根本就是利用了無知與愛心所造的孽!
看小孩不懂事,直接用騙的,這樣騙到了有比較開心嗎?
大人們騙不到之後就開始柿子挑軟的吃...一種標準欺善怕惡的概念啊!
慈濟這樣做真的會幫自己與這些無知的孩子們積功德嗎?我真的很懷疑!
騙大人就算了連小孩都不放過...

如果神佛天上有知地上的人把各種美德拿來「招搖撞騙」,不知道會不會很想把這些「偽君子」一個個打入地獄...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2017/02/08芒果日報--政經新聞--高鳴晚年上吊亡,網爆昔日紅衫軍

170208芒果日報--政經新聞--昔日環島要倒扁,晚景淒涼上吊亡

資深閩南語演員高鳴 妻子經營店家外上吊亡


【芒果日報/政經新聞中心】資深台語演員高鳴,日前上吊自殺身亡,這個曾經演過西螺七崁的老演員,突然在晚年時疑似舊病厭世,令人不勝唏噓!但是,神通廣大的臉友彭淑禎,竟然挖出高鳴在2006年,曾經是倒扁的紅衫軍,而且其身世竟然是國民黨增補立法委員劉金均之子,也就是說,在當時黨國不分的虛擬中華民國時代,老立委死了可以在同一選區借屍還魂的時代,高鳴的父親還可以一路當到退職,就是老代表,當時黨外俗稱的「老賊」。

本報對於高鳴的演藝事業,沒有任何意見,但是對於一個是非不分,加入紅衫軍成為黨國幫兇的人就很有意見了。「我是希望阿扁,能夠知道禮義廉恥是什麼,暸解了禮義廉恥以後,讓我們的大眾,能夠把小孩子教好,這是我最主要的目的。」當時加入紅衫軍的高鳴,認為阿扁沒有「禮義廉恥」,我去你的咧,禮義廉恥你們紅衫軍最懂?當年馬王政爭,馬英九要硬拔王金平,你們紅衫軍上街了嗎?馬英九親中賣台,要與中國簽服貿協議,爆發太陽花學運,你們紅衫軍上去支援了嗎?國民黨林益世索賄6300萬,你們紅衫軍上街抗議了嗎?這就是你們的禮義廉恥,兩套標準的禮義廉恥、選擇性、針對性的禮義廉恥!

這群紅衫軍,對陳水扁總統栽贓、抹黑,甚至差一點毀了民主制度,還操弄網路輿論,配合司法追殺,害一個健康有魄力的台灣前總統,關到全身是病,結果司法追殺之後,案件不是簽結,就是獲判無罪,連辜仲諒都承認作偽證,這些紅衫賊,至今對社會沒有一句道歉,沒有一句愧疚,就只會躲在社會角落,繼續姑息國民黨危害社會?

本報說過,紅衫軍就像是國民黨的尿壺,一旦尿完了,紅衫軍就可以收攤了,而且是永久的收攤!曾經當過紅衫軍的,都不曾逃過網友的法眼,一一被糾了出來,被愛台灣的網友譴責。當年你要阿扁「把小孩教好」,但今天你怎麼教小孩?你教小孩要用你的方法面對人生的困難嗎?

尊重生命,本報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當年高鳴希望阿扁「把小孩教好」,或許是出於善意或是遭黨國謊言迷惑,但如果是這樣的想法,就不應該用這樣的態度來面對生命,這是最差的示範。尊重生命,不要輕生,可以嗎??

說到尊重生命,阿扁比高鳴還要有資格稱為生命鬥士!阿扁遭受國民黨司法迫害,被關進黑牢,從一位台灣人總統成為關在兩坪不到牢房的囚犯,仍然寫書,奮鬥不懈,就是要讓他的敵人知道,他是不會被打倒的!他不會像高鳴動不動就輕生,要阿扁知道禮義廉恥,你高鳴沒那個資格!

    


資深閩南語演員高鳴(本名劉明哲、83歲),今天早上7時許,被近鄰居發現在新北市萬里區上吊,鄰居嚇得立刻報案,警消趕抵現場時,發現高鳴已明顯死亡、未送醫,現場交由警方封鎖採證。

警方調查,高鳴疑似久病厭世,在其口袋發現遺書,遺書內容要子女好好照顧妻子,現場並未發現外力介入,已經報請檢方相驗遺體、釐清死因。家屬到場難過的泣不成聲,無法接受死訊。

據了解,高鳴與小13歲曾擔任演員的妻子于真,一起住在萬里北基社區,2年前夫妻倆上電視節目時,高曾自曝罹患直腸、淋巴,膀胱等5種癌症。

目擊蔣姓鄰居表示,一大早出門工作,一開門就看到高鳴上吊在一樓的KTV店家外,跟他四目相接,他嚇得趕緊向附近的萬里所報案,「心裡越想越毛,下午要去拜拜,跟他沒有私交,只有在電視上看過他。」鄰居說案發前晚,有聽說夫妻倆吵架,高鳴把妻子趕出家門,怎料釀悲劇,直呼不捨。(突發中心陳偉周/新北報導)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70206/1049817/


〈獨家〉西螺七崁紅極一時! 高鳴也環島

30幾年前,曾經主演過西螺七崁,紅極一時的資深藝人高鳴,正派形象深烙人心,儘管他已經78歲高齡,還是自己開著休旅車,加入紅衫軍行列,環島倒扁。

白髮白鬍鬚,又一身紅通通,可別以為他是聖誕老公公,他是資深的本土藝人高鳴。資深藝人高鳴:「我是希望阿扁,能夠知道禮義廉恥是什麼,暸解了禮義廉恥以後,讓我們的大眾,能夠把小孩子教好,這是我最主要的目的。」

粉絲看到好久不見的老牌演員,都搶著拿倒扁的紅布條給高鳴簽名紀念,30幾年前,演出當時最長壽的大戲,西螺七崁,正派掌門的形象,老一輩的人都記憶猶新。高鳴:「在西螺七崁來講,一般來講就是團結,所以我希望我們台灣老百姓,團結起來,大家報效自己的國家,弄得富富強強的。」

高齡78歲的他,在太太的陪同下,開著休旅車,跟著倒扁車隊環島,儘管年事高,但表達的立場,可不落人後。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2017/02/03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孫文胞兄賺黑錢,販賣華奴遭踢爆

170203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孫文胞兄賺黑錢,販賣華奴遭踢爆

英文版《孫中山在夏威夷》(Sun Yat-sen in Hawaii)揭開了孫眉賣豬仔發財的歷史


【芒果日報/黨國黑幕新聞中心】徐克導演在二十多年前執導了一系列黃飛鴻的電影,當中第一集就有販賣人口的橋段,一群外國人在中國的港口招募華工,說是要到「金山去掏金就有好日子過」,被騙後,就到外國成為奴工,而且環境極差,死亡率超過六成,中國人總把這段歷史歸罪於帝國主義的侵略,但是,從中牽線的與欺騙無知貧民的中國買辦,其實也是中國元凶之一。

當中從事販賣人口的黑心生意的,竟然還有孫文的胞兄-孫眉,這個孫眉就是曾經出現在台灣五六年級生小學課本中的孫德彰,國民黨欽定的教科書就說孫德彰如何支持孫文革命,不惜散盡家財之類的造神文章,但國民黨不告訴你的是,這個孫眉,其實第一桶金,就是靠販運人口賺來的!也就是身為中國人,卻販賣來自中國的奴工!

哈哈,誰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將這些中國無知的農民賣到金山去工作,然後層層剝削,剛好而已吧。孫德彰算是孫文的金主之一,既然是金主,金主幹了販運人口的勾當當然要加以掩蓋,怎麼能夠傷了國民黨國父的形象呢?


曾認識一位移民顧問,他的一句名言讓我記憶尤深:在海外,華人賺錢最快的生意,就是搞移民,通俗點說就是當「人口販子」:非法的叫「人蛇」,合法的叫「顧問」。他順便給我舉了許多歐美華人賺錢發財的成功例子,許多如雷貫耳的大機構、大企業家,發家的第一桶金,竟然都是當「人口販子」掙來的。

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用腳投票想逃出中國的,也是人口眾多,這樣就給「人口販子」們賺快錢、發大財提供了一條捷徑。文革以後,中國實行對外開放政策,允許人民百姓用各種方式離開中國,從而讓千千萬萬的人口販子大發利市,成為海外華人中「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

不僅僅是現代的人口販子,通過向外轉運、倒賣中國人大發橫財,其實這個生意早就是一個古老的傳統的發財之路:19世紀下半頁晚清年間的「賣豬仔」,就讓當年的人口販子掙到了大錢。

19
世紀中後期至20世紀初期,因應於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苦力的短缺,在中國南方主要是廣東,出現了大批招徠華人勞工到海外當苦力的「賣豬仔」生意,美其名曰「契約華工」(Contract Labour),販運、交易豬仔的地方表面上叫招工館,俗稱豬仔館。除了澳門是當時的豬仔販運中心之外,當年廣東沿海到處都有這樣的豬仔館,負責從鄉間招收農民當豬仔勞工。

這些即將成為金礦、鐵路、糖廠苦工的豬仔華工,在條件惡劣的船艙中,大難不死經澳門被轉運至東南亞、美國、加拿大及澳大利亞(甚至包括古巴和秘魯),成為各國各地最辛苦的苦力階層,苟以維生。

販賣豬仔是厚利的生意。蓋因當時的中國貧窮者眾,所以「貨源」不絕。在高舉反帝、反封建旗幟的國共兩黨前後統治中國之後,常常有文藝影視作品批判晚清末年的「賣豬仔」的醜惡。

不過國共兩黨在批判「賣豬仔」的醜陋時,常常把污水潑給了西方帝國主義,但對革命祖師爺孫中山拿著其大哥孫眉「賣豬仔」掙的錢搞革命,卻常常語焉不詳、三禁其口、矇混過關,以維繫革命先行者的崇高形象。

跟現代人口販賣一樣,100多年前的「賣豬仔」造就出了海外華人最早的富豪、大亨,孫中山胞兄孫眉就是這樣一位。儘管國共官方對於孫眉的發財歷史,總是歸咎於種田得當,從而在夏威夷茂宜島掙得了6000英畝的土地,開了店舖和公司,並於1877年被夏威夷王國特授回中國招募勞工(豬仔)。

這其實是一種混淆前後因果關係的歷史解說,其目的不外乎把孫中山所花孫眉的革命經費,給高尚純潔起來。事實是,1871年孫眉出海到夏威夷時僅僅17歲,六年後的1877年重新回到廣東翠亨村招募華工、賣豬仔,開設豬仔館時,也不過23歲。正是在這一年他招募了數百個豬仔,並拉到檀香山糖廠做苦工,讓他發了第一桶金,也就有了1879年他能夠接濟孫中山到檀香山讀書,及其之後贊助孫中山革命的故事了。多年的「賣豬仔」生意,能夠讓他成為擁有茂宜島6000英畝土地的大亨,似乎很容易,即便贊助點恐怖主義的「革命經費」,似乎也不難。

孫中山曾有名言:華僑乃革命之母;他的本意其實是:「賣豬仔」才讓他有錢搞革命。有人說「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在我看來,「革命是流氓最好的遮羞布」。

原文PDF

公民記者彭淑禎臉書

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2017/02/02芒果日報--台奴怪譚--劉樂妍票投共黨,遭酸只能投胎去

170202芒果日報--台奴怪譚--劉樂妍票投共黨,遭酸只能投胎去

「我的一票投給共產黨」 網友笑劉樂妍:只能投胎


2017/02/02 19:24 

【芒果日報/台奴行為研究中心】台奴有一種卑劣行為,就是哪裡好就往哪裡倒,但是他們認為的這種「好」,卻是大有問題,一方面是眼光偏差,例如,誤認為中共是好的,且沒有看清楚中國就是用這種統戰手段來攏絡人心,一旦目的達到了,猙獰面目就露出來了。另外一方面是腦殘,在重利之下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

劉樂妍就是一個典型,竟然說沒回來投票,她這一票投給了共產黨,腦殘到爆,而且還滿口邪說,中國共產黨專制獨裁之下,哪來的選票?

腦殘就是腦殘,中國何時有普選制度?沒有普選制度還要唾面自乾,自圓其說。看這種女人寫的腦殘文章,簡直是倒彈,看來,如此智商的人如果沒有跪求共匪賞碗飯吃,恐怕也無法生存下去吧。




去年(2016)5月因收入不穩,前進中國發展的女F4前團長Fanny(劉樂妍),日前因「遼寧艦護台論」被網友罵「舔共藍渣」後,在網路說自己的一票「投給共產黨」,遭網友取笑「只能投胎」!

劉樂妍說,自己「不是深藍」,但現在會定居河北,「而且我的目標是要買房子在河北」,「只是決定了我的這一票投給了共產黨」。一位網友在《臉書》「馬英九民怨總部」轉貼,並取笑說,「中國人不能投票,只能投胎」,有網友附和「投胎比較快吧」!也有網友勸她,直接放棄中華民國國籍、入籍中國。(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2017/02/01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國民黨姦淫擄掠,聯合國登記有案

170201芒果日報--黨國黑幕--國民黨姦淫擄掠,聯合國登記有案

ROC史實,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官員紀錄的中華民國國軍強姦並抓台灣女人當性奴


因為剛好回了幾篇這種文,想說乾脆把內容合併起來,以下僅僅是一個外國人自己在台灣的見聞,全台範疇只會多個幾百幾千倍


(原文在底下)


中華民國人的「A錢衣食父母」UNRRA(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工業重建處官員,工程師兼軍官Allan J. Shackleton,在19473月時在高雄偶然遇到一群「中華民國國軍」正在他之前下榻過的旅社,和其他房客談話,全是女人

(當時中華民國國軍不敢任用台灣人,故全是外省人,本身在中國就恣意殘害中國人民)

他當作是朋友般地和中華民國國軍打招呼,在談話中他表示沒有意願住在這,此話一出立刻遭逢「巨大的驚愕」(應是來自眾女孩的),他並不知道怎麼回事於是叫他的翻譯說,他們改變主意了,要住下來。

女主人立刻塞給中華民國國軍的領隊一張便籤,隨後他們就走了。

他的翻譯這時才跟他說,這些國軍本來是來「帶走」這些女孩回去睡覺的,但他們的出現令這些中華民國國軍改變主意。國軍的領隊「看上」並要帶走一個特定的女孩,那女孩顯然非常的難過不安,幾分鐘後那女孩就立刻逃到城鎮的另一端去找朋友躲起來。

Allan J. Shackleton認為軍人只是暫時放棄這些女孩,因為國軍仍在四處「謀殺」以「強取」一切他們想得到的東西。(顯然包括native Taiwanese女人)

(native Taiwanese = 1945年前就在台灣且擁有日本國籍的所有台灣人包括原住民,此為英文稱呼,無對應的中文稱呼)

旅館的氛圍在整個下午和晚上都很緊張,所有人都聚集到Allan J. Shackleton的房間來,訴說著具一致性的故事:軍人們怎樣一邊開槍一邊闖進家裡,就跟他們稍早在這家旅館做的事一樣,不同的是,旅館主人在旅館被開槍且外省軍人到來的當下,出門友善的打招呼希望對方能停火,結果被當場射殺。

她們全都堅持他(UNRRAAllan J. Shackleton)的出現拯救了人命,在她們離開他的房間後,他仍能聽到她們自己在隔壁房間不斷交談直至深夜。

Allan J. Shackleton稱這些中華民國國軍的行徑為「懦夫行徑」,他們周圍有許多哭紅眼睛且充滿悲傷的女人

在半夜該旅館被「機關槍」掃射(machine-gunned),且顯然使用「穿甲彈」。

-------------------------------------------------------


幾天後他跑去台南找UNRRA的醫生夫婦和三個護士,台南成為一片死城,幾乎每個街角都架設機關槍,看不到一個平民,Allan J. Shackleton開始害怕,不是怕ROC正史紀錄的「武士刀本省籍暴民 (史實沒這種東西)」,而是中華民國國軍大量人是文盲UNRRA的旗幟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他們可能會覺得可以先亂開火掃射然後再報告。


(btw ROChina
「正史」說那些中國來的大量文盲都是社會菁英,是優越人種,而我們native Taiwanese是下等卑賤的,雖然美國陸軍中將魏德邁說我們native Taiwanese當年80%人民可以閱讀和書寫)


三個護士說他們躲在旅館裡,中華民國國軍開槍對旅館射擊,當抗暴群眾逃出旅館後,軍人們「得到」一群女孩並且把那裏當作妓院。


(
這邊應該和上段一樣,女孩都是去抓來的,惟原文沒有進一步描述。)



228之前的1945~1946則是

在北投女孩子會被用麻藥抓去軍營強姦,滿足完中華民國國軍的性慾後,用船載至中國販賣(當時的出海控制在中華民國大陸人手上)


有個比較聰明的女孩騙取俘虜她的國軍信任後,翻牆逃出來,回到家裡找父親,她父親去報警,但警察現在都是外省人,害怕軍方憲兵,根本不敢調查軍營綁架native Taiwanese女人的案件


(中華民國的警察不任用native Taiwanese,本身素質就極差,專門搶劫偷竊勒索。1947年上海金都戲院曾有好的、正直的「菜鳥」警察秉公守法堅持法治,「結果」是和違法濫記貪腐的憲兵釀成街頭槍戰,事後因為憲兵長官和蔣匪介石有關係,導致被懲處的人是奉公守法維持法治的警察,中華民國本來要逼警察吞下去並殺警滅口,結果有美軍憲兵出面作證而遇到麻煩,這類事件很多也,就是為什麼中華民國一直超恨「美國人干涉內政」,但蔣匪介石的中華民國仍用官僚手段壓下去。)


有個醫生承租的房子被國軍強站,國軍還抓了兩個女孩進去當性奴強暴,女孩的哥哥拜託那個醫師救人,醫師試圖交涉結果換來槍殺的威脅,一年後,那兩個女孩生了孩子,然後國軍搬走,再也沒人知道女孩去向


這大概就是當年ROC國軍被調回中國後所謂「娶到台灣老婆」的由來吧,至少人家沒被賣去妓院當性奴,不過好像也變成私人的性奴。


有個軍武版胖子還跟我說國軍屠殺台灣人的21師還討到台灣老婆 (他們在台灣停留很短且殺戮掠奪台灣人)


228
的時候是國軍直接闖入民宅姦殺女主人並殺掉其他家人滅口,或者是強拉走女人然後家人追出去就槍殺 (美國國務院的紀載)




原文

取自《Formosa Calling》,CHAPTER IXTHE FINAL PHASE OF THE REBELLION

Our arrival at the hotel was apparently a very popular event.The only men there were the soldiers who had first come to the hoteland they were talking with the occupants, all women, in the entranceway.I greeted the soldiers as though they were old friends. In thecourse of the conversation we said that we did not intend to stay thenight, but this was greeted with such consternation that, although at thattime I did not understand the position, I told my interpreter to tell themthat we had changed our minds and would stay there. I did not know,of course, what was going on, as my interpreter was too busy himself62trying to find out. However, I saw the proprietress slip a bundle ofnotes into the hand of the leader of the soldiers, all of whom shortlyafter departed.Then my interpreter turned to me and said that thesoldiers had come along to take the girls away to sleep with them forthe night and our arrival had caused them to give up the idea. Theleader was intent on taking one particular girl, who of course was verymuch distressed. As we could see no real reason for the soldierswithdrawing, especially as they evidently did not stop at murder toobtain what they wanted, we thought the withdrawal was onlytemporary, and after a few minutes the girl whom the leader had pickedout ran away to stay with a friend in another part of the town. Therewas a very strained atmosphere in the hotel for the rest of the afternoonand evening, and everybody came and sat in our room.Their talkingwas interspersed with sighs and shuddering. After they had left wecould still hear them talking well into the night.

The stories they told were all of the same strain, that is ofreports of the soldiers shooting their way into homes exactly as theyhad done in this hotel, but in addition the first one (who was of courseusually the head of the house) who came to greet them was shot andthey all maintained that I had saved somebody's life by greeting thesoldiers. This dastardly notion of the soldiers was apparently not doneall over the town, but only in certain blocks. No-one knew whether itwas on account of the fact that those blocks were considered to be morerebellious or whether it was the whim of certain groups of soldiers.Whatever the reason, there were many red-eyed and sorrowful womenin our locality.

An interesting fact was that, the night that I had left, the hotelwas very thoroughly machine-gunned, especially the upper stories, thebullets going right through the building and at times passing completelythrough four walls. They must, therefore, have been armour-piercing.



台南那段

We found Tainan a city of the dead. At every street corner there weremachine-gun posts and not a civilian to be seen. I felt very insecuredriving through the streets as there is a large amount of illiteracy in theChinese Army and our white UNRRA flag might mean nothing tomany of the watching soldiers. At this time, too, they seemed toconsider it advisable to shoot first and ask questions afterwards.

When the rebels had been driven out of the hotel, the nurseswere left entirely alone and the officers billeted themselves in the hotel. Later they obtained girls and turned it into a brothel.



順便說,這種對台灣族群的性剝削也出現在1950年代的「軍中樂園」,國軍軍官很生氣地說「軍妓裡面怎麼可以有外省人女人」,意思就是只有native Taiwanesse才能去當軍妓,因為即使他們從落後國度來到相對進步幾十倍的台灣,他們仍用迂腐愚蠢的傳統中國天朝上國概念視此為邊疆,而native Taiwanese儘管識字率、守法法治、互助甚至體格等素質上都遠好於他們,但都仍是中華民國欽定的劣等人階層。

軍中樂園已證實很多人是被迫賣身,沒人身自由甚至沒拿到錢

這樣的軍人也就是KMT吹捧的「榮民」他們的戰史對我來說自然是沒有任何吸引力,他們就只能欺負缺乏武器的老百姓而已,對上共軍被打假的,更慘的是在日月潭烏牛欄戰役被一個前台籍日本兵和上過日本「軍訓課」的學生共30人殺傷至少幾百個中華民國國軍,之後彈藥耗盡還能自己全身而退,中華民國要抓他們還是「日後」在其他地方「逮捕」,說明了當年的國府軍戰力如何。

「現在的」國軍還在哭說沒ROC會不知為何而戰?  千萬台灣役男們你們又為何而戰?為了ROChina這種東西?

可能又要有ROChina人給我「抹紅」了,可是我引用的是美國人和紐西蘭人的史料ㄟ

btw....當年的美國副領事也被他們抹紅為「美國領事館裡的共產黨間諜」....是很好笑....你有外國朋友就是匪諜喔,小心,要殺頭的!! 真的有穿越時空的感覺

喔對了發這種史實就要跟「某些人」道歉喔,不然你就是在撕裂台灣製造仇恨,當然我不認為我是,可是他們覺得是,他們的「被害意識」高到意圖禁止任何翻出中華民國迫害native Taiwanese的史實,除非是由mainlander管仁建、人渣文本來批評中華民國的族群迫害,才不會傷到他們的「玻璃心」。

芒果日報新聞參考點